情侶網名一對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19-11-18 18:10

前兩天和表姐聊起熊孩子時,表姐說她同事家的孩子才八歲,已經是一個活脫脫的熊孩子了。摔大人手機、在墻上畫畫、往電視里澆水、下雨的時候往路人身上踢臟水,都是她同事家孩子干的事。但是,她同事訓也訓了,打也打了,就是沒有用。

前幾天她同事又被老師叫到學校。原因居然是她孩子拿筆戳同桌的手。事后,她同事本來想教育一下孩子,結果還沒說幾句,孩子逮住她的手,上嘴就是一口,弄得她手足無措。

圖片源自網絡

表姐說,同事自己想了很長時間都想不明白,自己和老公都是能講理絕不動手的人,怎么養出了這么個熊孩子?如果孩子從小是長輩帶,也許是隔代親,把孩子寵壞了。可是孩子是自己一手帶大的,怎么就成這樣了?

其實這種困惑是大部分被稱之為熊孩子的父母都會有的,其中有一大部分人借口“孩子小、不懂事、長大了就好了”來勸說自己和別人,但是事實并非如此!

熊孩子的“熊”就像手機系統不斷升級一樣,也在更新換代,已經從“破壞熊”升級到了“暴力熊”

之前看到這樣一個新聞:一個12歲的小男孩和媽媽在餐廳吃飯時,打破了餐廳的東西。

小男孩理直氣壯地要求他媽媽掏錢賠償,絲毫沒有意識到自己的問題。他媽媽本來想先批評教育一下再處理,結果話還沒說完,小男孩就當著眾人面揮拳打向媽媽,甚至還使勁掐媽媽的脖子。

坐著吃飯的媽媽招架不住,站起來抬手嚇唬小男孩不管用,動手打了他幾下,但是小男孩并沒有絲毫的懼怕,而是拉開架勢跟自己的媽媽對打。

圖片源自網絡

有網友就感嘆道:

*這肯定是爺爺奶奶外公外婆帶大的。

*絕對是父母在孩子小時候沒有告知孩子打人是不對的。小時候打父母那是可愛好玩,但是要告訴他那是不對的。如果不說,時間久了,人長大了,就成一習慣,那就晚了。

*三歲看大,七歲看老,已經來不及了。

也有網友苦惱道:

*我家孩子就是這樣,可是道理也講了,打罵也用了,就是不管用。

看到網友這么說,我不僅想:面對這樣的孩子,真的只是簡單粗暴的動手打就管用嗎?視頻里孩子的媽媽最后也是打了,但是并沒有制止自己孩子的行為。也許網友該說,那是打的太輕,像這種孩子,要打到他懷疑人生才有用。

圖片源自網絡

但,有沒有更深層的問題是我們沒有看到的呢?

英國有一檔專門講熊孩子的節目叫《暴力娃和絕望爸媽》。

其中一期講的是一對恩愛夫妻的兒子在學校是聽話的乖學生,但是在家里卻是個連他媽媽要求他把電視音量調小一點,他都能直接拳腳相加、大打出手或者咬媽媽的小怪獸。

開始父母覺得畢竟男孩總是調皮好斗的,等懂事了就好了。但是隨著他的長大,他并沒有像父母預料的那樣,而是更加暴躁、更加喜歡動手打人

這激起了他爸爸的反感。作為一家之主,他爸爸就像上文中支招的網友一樣,覺得應該確立威信,于是采用了“打”。但是這不僅沒有解決孩子的問題,而且還導致了夫妻的矛盾。

最后,夫妻兩個實在沒辦法,就用繩子捆住“發狂”的兒子,等兒子怒氣消了再解開。可是這并不能解決 根本問題,無奈中夫妻倆求助了節目組。

圖片源自網絡

節目組請來了專家跟小男孩談過之后發現:在孩子心中,一直覺得媽媽是他的,之所以會通過咬、打媽媽,是因為想證明自己對媽媽的“占有權”;而爸爸只是一個用暴力制服他的“陌生人”。

節目最后,專家指出,正是年幼的他對媽媽的依戀,以及對爸爸的陌生和恐懼,激發了他“暴力熊”的特質。于是給出建議:#p#分頁標題#e#鼓勵爸爸多陪伴孩子,讓孩子意識到,自己有“一對爸媽“,而不是只有媽媽。

開始父子雙方相處的并不融洽,不過隨著爸爸陪伴的不斷深入,“暴力熊“漸漸的變回了可愛的小男孩。

兒童心理學家魯道夫 德雷克斯和薇姬 索爾茲在《孩子,挑戰》中指出:

孩子最基本的需求是擁有歸屬感,而孩子不當的行為背后往往是因為有一個錯誤的目標,例如:尋求過度關注、與父母進行權力之爭、對父母進行報復、自暴自棄等。

從“暴力熊“的表現來看,他們”熊“的目標更多的應該是與父母進行的權力之爭和對父母進行報復。權力之爭持續下去容易導致孩子覺得唯一獲得滿足感的方式是恃強凌弱或者成為專利者;而對父母進行報復,則容易導致孩子用傷害他人的方式來體現價值感。所以,暴力并不是解決“暴力熊”孩子的最好的方法。

那什么才是解決熊孩子的最好方法呢?

圖片源自網絡

  • 父母雙方不要缺席孩子教育,多陪伴孩子,建立良好的情感連接。
  • 要“和”孩子說話,而不是“對”孩子說話。了解孩子的真實想法,陪孩子一起思考,一起尋找解決問題的方法,而不是直接采用指責或打罵的方式來告誡孩子,讓孩子順從聽話。
  • 跟孩子溝通時,盡量用“人們”、“大家”來代替“你和他”,盡量不要帶入自己的不良情緒,積極為自己和孩子深入交流創造客觀環境。
  • 取消分派任務式的教育,變成求助式教育。把“你必須做什么“變成”你能不能幫我做什么“,讓孩子體會到幫助他人帶來的成就感。
  • 面對孩子的進步,父母要及時給予正面的稱贊和鼓勵,不斷引導孩子向好的方向發展。

最后,用《孩子,挑戰》中的話:

成熟指的是心智得到完全的成長,潛力得到充分發展。而只有少數人能認知體會到這種快樂。完美的成熟,需要用一生來完成。

所以,熊孩子的父母千萬不要因為孩子小而對其行為縱容,也不要因為“三歲看大,七歲看老“或者”棍棒底下出孝子“的老話而忽視孩子”熊“背后的原因。要正視孩子存在的問題,陪伴孩子平穩度過“熊“階段,幫助孩子不斷地完善成長。

祝愿熊孩子在父母的幫助下能體會到來自成熟的快樂。

情侶網名一對

北京夜色褪去,曙光微露。此刻,地球另一端的巴西利亞晚霞如火。18點的鐘聲敲響了,習近平主席結束了一場會見。他離開會談桌,健步走進金磚國家工商論壇閉幕式的會場。

他曾經提到一首歌叫《時間都去哪兒了》。2019年的新年賀詞還在耳畔回響,歲月倏忽,時光的腳步又一日日踱到了歲末。此行是今年元首出訪的收官之作。

回眸一年的大國外交,跨越山海、穿過人群。有握手也有博弈,有風雨更有陽光。多少次宵衣旰食、多少個晝夜顛倒,巴西利亞13日的這個傍晚只是無數出訪日的一個鏡頭。

用時間維度去思索希臘和巴西之行、去觀察縱橫捭闔的大國外交,不僅能看到步履匆匆的辛勞,更能從時間的流逝中,感知中華民族一步步向前走的堅定和自信。

一個時間維度,可把鏡頭拉長,將此行放在前后幾個月的時間軸上去觀察。

新中國成立70周年慶祝活動、十九屆四中全會、第二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一系列精彩紛呈的大事件匯聚在過去的這一個多月里;而一個多月后,中國即將步入2020年,即全面建成小康社會之年。

當一個個里程碑式的點連成一條線,也就全景勾勒了今日中國之于世界的方位。70年的發展奇跡,40多年的改革開放,中國有腳踏實地的實踐,也有堅定捍衛的信念。

“全球化時代,不應該是一部分人反對另一部分人,而應該是所有人造福所有人。”“要弘揚多邊主義,其核心要義是,國際上的事應該由大家商量著辦,不能由一國或少數幾個國家說了算。”巴西利亞金磚舞臺上,習主席的講話一次次贏得掌聲,因為這些話站在道義一邊、經得住時間的檢驗。

另一個時間維度,是將此行放在黨的十八大之后的幾年間去考量。

巴西利亞宣言出爐了,新開發銀行的擴員問題提上了金磚日程。一場特別的對話會也列入此次金磚時間表,新開發銀行行長卡馬特匯報了漂亮的成績單。

可曾想,從昔日規劃的藍圖到如火如荼的今日景象,也就短短5年!

新開發銀行5年前因中國的協調推動,在巴西福塔萊薩會晤期間落地;“金磚+”模式在廈門會晤期間創立;亞太自貿區多年來步履維艱,在亞太經合組織北京會議上邁出關鍵一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開業3年多,朋友圈已經擴容到100個……

黨的十八大之后的幾年間,中國方案、中國行動正一點一滴地影響著世界、改變著未來。從歷史深處走來的“一帶一路”在6年前還只是一粒種子,今天已是枝繁葉茂、碩果累累。無數人的個人命運和時代潮流融匯在一起,也曾有擔憂質疑,但時間終將給出最好的回答。

還有一個時間維度,是漫漫歷史長河。

對巴西利亞會晤,習主席作出了清晰的方位判斷:“在國際格局演變和全球治理變革的關鍵時刻舉行。”

新興市場國家和發展中國家群體性崛起,金磚邁入第二個“金色十年”。它的發展壯大作為世界現代史的一個章節,“正在從根本上改變世界政治經濟版圖。”而追溯根源,這又和世界近代史的苦難輝煌休戚相關。金磚國家都曾歷經苦難,也曾奮起抗爭。他們有著共同的經歷,相似的夢想。

還有一部古代史,在習主席專機落地希臘時打開了扉頁。一個是東方古老文明,一個是西方文明的搖籃。走進薈萃文明之光的雅典衛城博物館,戰爭與和平、富足與貧困、法則與規范,以及人、神、自然……千百年來不變的主題。人類在歷史興替中找尋規律,也在文明互鑒中啟迪前行。

“我訪問過世界上許多地方,最吸引我的就是韻味不同的文明”。在國事活動之外,習主席多次擠出時間探訪歷史文明遺跡。“我們對于時間的理解,不是以十年、百年為計,而是以百年、千年為計。”當從百年千年的維度去思索民族復興、去掂量肩上擔子,能清晰感知時間的分量。

時間在證明一切,也在改變一切。

在一個指尖滑動的信息時代,為何還要飛越3萬多公里去面對面?

答案或許就在出訪鏡頭中。翹首等待的身影、張開雙臂的擁抱、思想深邃的講話、“酒逢知己千杯少”的對話,表情、姿態、見面的頻率……都飽含外交訊息。

一周前習主席在上海同希臘總理米佐塔基斯話別,這次在雅典又見面了;半個月前在北京同巴西總統博索納羅深談,這次他們又在巴西利亞相聚。此行一路走來,總能碰到不久前在地球的某一個城市剛見過面的老朋友。他們也會相約明年,相約下一次的會面。

世界在頻繁互動,越來越清晰看到了中國對待朋友的態度,也越來越深刻意識到同中國握手就是同機遇和共贏握手。#p#分頁標題#e#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

?

說到丹尼爾-克雷格,人們的第一反應往往就是“007”。的確,自從2005年被確定為第六任007的扮演者,丹尼爾-克雷格注定成為了英國代表。

如果說,他因為“詹姆斯-邦德”這個形象而成為“英國國寶級人物”,一定也不夸張。倫敦奧運會開幕式上和英國女王聯手的精湛表演,就是最好的例證。

然而,最近丹尼爾-克雷格的一些言論,著實讓英國人有點頭疼。

?

即便如今距離2012年倫敦奧運會已經過了7年,但“007”和英國女王伊麗莎白二世在開幕式上的“營救與被營救行動”依然是吃瓜群眾津津樂道的話題。

不久前,女王的私人秘書還透露了一些小細節時表示:“女王很興奮和007一起出鏡,她還為自己加戲,非要說:晚上好,詹姆斯!”,女王還解釋道:‘這才合理,畢竟人家是來救我的,我打個招呼,太正常了!’”

毫無疑問,可以和作為英國標志之一的女王一同現身,“007”絕對是英倫不可磨滅的典型標簽。

?

而從英國王室,無論是查爾斯王子,還是威廉王子,凱特王妃前往探班007拍攝劇組,都能看出:無論是得益于“詹姆斯-邦德”這個形象還是對英國土生土長的丹尼爾-克雷格自身的個人魅力,以英國王室為代表的英國人對其認可度極高。

事實證明,英國王室向“美國人”示好,而遭到打臉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

?

不久前,就在美國洛杉磯宣傳新片《利刃出鞘》(《Knives Out》)時,丹尼爾-克雷格卻表示:“我是美國人!在這個國家,每個人都是移民,我也是!”

想來,丹尼爾-克雷格的話語絕非為了宣傳而肆意夸張,他的太太蕾切爾-薇姿雖然出生在英國,但在2011年時就已經取得了美國綠卡。此后,兩個人完婚并于2018年生下女兒,從技術操作上來看,丹尼爾-克雷格說自己是美國人,也的確是有理有據的。

至于他本人是否取得美國綠卡,媒體并沒有確切的證據,但他的太太蕾切爾-薇姿可是不乏對美國的贊美之詞:“作為一個公民,可以在這里投票,我感到非常興奮。每次我出現在美國,當他們給我的護照上蓋上印章時,都會說:“歡迎回家!”,這感覺棒極了,英國人可是不會這么做的!”

?

仔細想來,在確定出演《邦德25》時,就有媒體透露,這將是丹尼爾最后一次出演007這個角色。而他自從在2016年首次出演美劇《普里蒂》后,大多數的演藝內容和地點都和美國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由此來看,丹尼爾加入美國國籍的可能性非常大。

值得一提的是,他在最新電影《Knives Out》中,和“美國隊長”克里斯-埃文斯“大秀基情”,也為整部影片增加了頗為吸引人的看點。

?

看到“英倫標志007”倒在“美國隊長”懷里的搞笑互動,這對CP的出現,估計會令影迷頗為興奮,不過這可能僅限于美國影迷。

對于英國吃瓜群眾來說,眼看著“自家的標志人物”很可能轉眼間就成了美國人,估計他們的心里不會太好過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