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殺妻焚尸案被害人父母的497天:1只小狗陪伴 電視機24小時開著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1-07-30 19:53

撰稿 | 記者 陳麗娜 蔡黃浩

因臺風“煙花”延期的這場宣判,終于有了結果。

今天上午,上海殺妻焚尸案被告人嚴豪杰被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以故意殺人罪、放火罪判處執行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宣判后,受害者父母非常激動,母親瞿女士一度哭暈倒地,老兩口含淚表示:“今天會去墓園把這個消息告訴女兒。”

(圖說: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蔡黃浩 攝)

(圖說:上海市第一中級人民法院。蔡黃浩 攝)

497天:

無言的沉默,只有電視機24小時開著

“他們凌晨2點就起來準備了,睡不著。”

和老劉夫妻倆今天一起來現場等宣判結果的,還有他們的親戚朋友。“出事后這一年多來,他們就像丟了魂一樣,不知道怎么熬過來的。”

(圖說:受害者父親老劉與親朋在法院外等待開庭宣判。蔡黃浩 攝)

(圖說:受害者父親老劉與親朋在法院外等待開庭宣判。蔡黃浩 攝)

受害者的舅媽龔阿姨告訴縱相新聞記者,大家每周輪流去看他們,燒飯、陪陪他們,但是也不知道說什么,“能勸的話都說過了,沒有用的”。無言的沉默中,只有電視機24小時開著,為這個家“制造”一點聲音。

除了電視機,家中還有一只小狗陪伴夫妻倆。

“這是出事半年前,她女兒帶回家的流浪狗。”瞿女士的朋友鄒阿姨告訴縱相新聞記者,當時受害者連著好多天出門都看見這只狗,覺得可憐就抱回來養了。

“他們家原來還有一只從小養到大的小狗,叫糖糖。”出事當天上二樓救“姐姐”,但是火勢太大,就再也沒下來。“現在夫妻倆看見流浪狗,就想到女兒。”

流浪狗有了新家,而他們的女兒卻再也無法回家了。睹物思人、物是人非的痛苦,又有誰能解?

“一次我帶女兒開車去看望劉老師父母,一進車庫,劉老師的爸爸就‘啊’一聲喊出來。”受害者生前的學生家長張女士非常惦記這個案子,今天特地來現場等待結果。

原來,張女士的車型和受害者是一樣的。“劉老師的爸爸一下子就爆發了。”今天在現場。老劉面對媒體的采訪,認真、簡短,也欲言又止。克制與隱忍的背后,是一個中年男人難以訴說的喪女之痛。

“結果出來后,他們可以暫時舒一口氣了。”宣判結束后,老劉的親朋表示,就看十天內對方會不會上訴了。“希望盡快執行判決,多拖著一天,他們的心就‘吊’著一天。”

當記者問龔阿姨覺得嚴豪杰會不會上訴時,她說:“他做了那么惡毒的事,還有什么臉面上訴?!”

今天一審宣判,被告嚴豪杰的父母并未到場。被告一方出席的是三位嚴家親戚,他們不愿透露自己的親屬關系。其中一位告訴縱相新聞記者,嚴父已是腸癌晚期了,“人病得很厲害,沒法來”。

令人唏噓的是,正是嚴父的病令孝順的被害人劉某死于非命。

上海市一中院判決書中提到,嚴豪杰與被害人為新婚夫妻,嚴因欠賭債而向劉某索要錢款還債,劉某拒絕給錢是因為該錢款準備給嚴的父親治病所需,故劉某在本案中無任何過錯。

而索要錢款未果后,嚴豪杰到一樓廚房拿起水果刀刺向了劉某。

宣判結束后,這三位首先走出法院,匆忙離開,不愿接受采訪。

一審宣判:性質惡劣不足以從輕

去年11月19日,一審開庭當天上午,受害人父母前往墓園看望女兒,告知庭審即將開始的消息,他們表示“只希望能判處嚴豪杰死刑”。下午,上海一中院一審公開開庭審理被告人嚴豪杰故意殺人、放火案,當庭宣布擇期宣判。

如今,法院的宣判可以告慰兩位老人,告慰他們死去的女兒。

一審開庭至今半年多過去,東方網·縱相新聞記者此前再次聯系受害人父親老劉詢問案件進展。他告訴記者,由于臺風影響,開庭宣判延期了。對于案子和夫妻倆目前的情況,老劉婉拒了,只是說,“(宣判)當天會到現場”。

(圖說:受害人父親老劉向媒體展示案件相關材料。蔡黃浩 攝)上海殺妻焚尸案被害人父母的497天:1只小狗陪伴 電視機24小時開著 共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 上一篇:陜西:原則上不再舉辦或承辦各類線下大型會議、活動
  • 下一篇:文旅部:防止疫情通過文化和旅游渠道傳播
  •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