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會的防疫“圍城”之外 恐怖的事情正在發生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1-07-30 19:46

當雪崩發生時,沒有一片雪花是無辜的。

奧運會賽事正酣,東京乃至日本的新冠肺炎確診病例數也“如火如荼”地增長著。

29日,東京新增3865例,日本全國的單日新增病例數超過1萬。30日,與奧運會相關的確診病例數增加27例,比前一天增長3例。

這三個維度的新增確診病例數屢屢創下新高。

東京的疫情形勢,真的……

奧運村和奧林匹克新聞中心被圍成了一個防疫控制區,供5萬多運動員、教練、工作人員和媒體記者使用。 圖源:路透社

戴口罩領獎合影?

30日,東京奧運會田徑項目開鑼。

美國男子撐桿跳名將山姆·肯德里克斯卻只能呆在酒店房間里,沮喪地看別人爭金奪銀。

因為就在前一天,也就是29日,肯德里克斯因新冠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不得不退出爭奪。

這滋味,不好受。

包括兩名運動員在內的荷蘭代表團成員,也在接受隔離。他們抱怨狹小的房間讓他們感覺像住在小盒子里,并且看不見陽光。

但被新冠病毒困在屋子里的他們,并不“妨礙”另外一些人放松警惕。

除了吃飯和人臉識別,其余時間都必須戴口罩;進入場館,必須先洗手,并且到處都能看到洗手液;新聞發布會上,每一名記者提問后,工作人員都會擦一擦麥克風;記者在為期兩周的隔離期內,必須每天匯報體溫和身體狀況,并下載追蹤接觸者的應用程序……

奧運會相關場所的防疫“規矩”多多,卻總有人將規則拋在腦后,尤其是在領獎臺上。

美國跆拳道運動員在領取獎牌后,沒有戴口罩,便給了她的俄羅斯對手一個大大的擁抱。來自斐濟的七人制橄欖球隊和新西蘭、阿根廷運動員一起合影留念,幾乎沒人戴口罩。

七人制橄欖球賽后的合影,沒幾個人戴口罩。圖源:紐約時報

而昨天,兩名確診感染新冠病毒的裁判,為了能重返賽場,擅自離開酒店,試圖前往醫院重新接受新冠病毒檢測。

酒吧晚8點關門?

防疫較嚴的賽場既已如此,就更別提“圍城”外的人們。

29日晚,位于東京澀谷的一家酒吧門口,一塊牌子上寫著:“你可以在這里喝酒,營業至午夜。”

盡管緊急事態宣言要求酒吧餐館不得提供酒類,并且縮短營業時間,最晚只能營業到晚上8點,甚至此前對4家違規的餐廳處以罰款,但無視規定的可不只是上面這一家酒吧。

不少酒吧以觀賽為主題舉辦活動,以吸引更多顧客到訪。

“咖啡店開著,百貨公司都開著,迪士尼樂園也開著。”在東京經營餐廳的馬克·斯賓塞覺得,不允許酒吧、餐廳在夜間營業是不公平的,“而當你的銷售額60%來自酒類時,這顯然會產生巨大的影響。”

24日深夜,人們聚集在東京的一家酒吧。 圖源:GJ

在25歲的巴西記者卡瑪格看來,酒吧餐館違規營業是個“好消息”。每天結束在奧運場館的采訪后,她都會在晚上外出逛街。“我很高興有這個機會來日本,一直很想來日本看一看。”

民眾破罐子破摔?

盡管很多日本人出于對疫情的擔憂,起初并不希望卡瑪格他們“來日本看一看”,但一而再再而三發布的緊急事態宣言,讓他們疲憊和麻木。面對已經開幕的奧運會,一些人索性破罐子破摔。

22歲的鈴木愛華也曾反對政府堅持舉辦奧運會。但既來之則安之,和家人一道在電視上觀賽的興奮讓他們暫時忘記了新冠病毒的威脅。29日晚,鈴木愛華依舊按照此前的計劃出門同朋友聚餐。“我認為,朋友們都已經不再關心緊急事態宣言了。很多人都和我有一樣的感覺。”

在人口密集的東京池袋區,年輕人還在聚會。“我認為,在追蹤新冠病毒方面,你無能為力。我不想感染新冠病毒,但這是很多人無法避免的。”19歲的打工族當間由香在酒店工作。這份工作讓他覺得自己早晚有一天會感染,“既然任何人都可能感染,那我不如出來逛一逛。”

疫苗接種率堪憂

東京日增新增病例數從奧運會開始前每日不到700例,如今已增長至近4000例。其中,約七成感染是由德爾塔變異毒株引起的。東京的疫情,著實令人擔憂。奧運會的防疫“圍城”之外 恐怖的事情正在發生 共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 上一篇:美“三宗罪”在身卻大搞“溯源恐怖主義”
  • 下一篇:美國:全球疫情擴散國
  •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