越來越容不得不同意見的我們 到底怎么了?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1-07-30 15:50

原標題:解決問題 不是讓“異己者”消失

文 | 李厚辰

在上一篇《“逼捐”與謾罵奧運選手 別再打著“正義”的旗號》文章的評論中,我們看到一種很常見的觀點:

“會不會,能看完這篇文章的人大概率不是文中的‘暴民’,文中的‘暴民’也不會看懂這篇文章,作者會不會感覺很無力很無奈呀?”

“然而最讓人絕望的是,他們也并不會關注你,他們圈地自萌,抱團自嗨,從頭至尾可能都覺得你在說個屁。”

這是一種很關鍵的疑問。這樣的觀點,很契合我們現在對互聯網的一種“同溫層”或叫“信息繭房”的理解,即不同的信息并不能順暢地“出圈”,因而大家永遠都是“各說各話”,無法達成共識。

當然這個問題是存在的,因此對于上面問題的答案,最好的回應恰恰不是“如何出圈”,而是,我們得換個想法看待這個問題。

首先,我們的目標,不是解決和改變“他們”。

01.

“他們”思路的某種狹隘

當然,耐心講理,而不是只提供情緒價值的文章,能被更多人讀到是最好的,尤其是作出了文中被批判行為的人。

例如實際去辱罵奧運代表隊運動員的人,實際去其他服裝品牌的直播室“撒野”的人,或是任何一次令人痛心的社會行為,當然都會有一個,或一群實際的“加害者”。

在這個角度上,確實有一個“他們”,而問題的解決,可能很多人想到的第一反應,就是對“他們”的解決,不管是教育說服,還是懲罰,或者干脆讓他們消失。

寫批判的文章,確實更容易被這樣二分法中的“我們”看到,但設想通過文章去改變“他們”,并不是真正的意圖。

有很多原因,其中最重要的原因是,這個“解決了‘他們’,問題就解決了”的思路,其實“他們”也這樣想。

如果你看過任何一種“他們”的文章和內容,其中都有一個簡單的范式,一種“有害行為”,一種“有害思想”,一種“有害群體”的三合一。很多內容,當然還包含了對不認同者進行處理的更激進的建議,不管是禁言,還是更激烈的措施。

在上一篇文章的末尾,我提到:

“為此,在過去的十幾年中,我們為彼此發明了大量罪名,大量紀律,大量新的修辭,并針對這些東西針鋒相對地爭斗。回到文章的最初,互聯網這種自由落體式的惡化,就是我們發明的這些紀律和罪名已經幾乎覆蓋了人們的一言一行,只要稍有動作,就總是觸碰了某種整體的大是大非。”

這里面的爭斗,包含了“他們”,當然也包含了“我們”。不過有幾個事實,我想指出。

首先,其實沒有明確的“他們”與“我們”,我們肯定在某些事情之中,也會變成“他們”

比如我提出的許多觀點,你一定不會完全認可,你也一定遇到過,你以為是“我們”的人,在某個視角或事件細節中,猛然發現了一個巨大的差異,這個人或這類人陡然就變成了“他們”。

其次,在很多地方,“我們”和“他們”其實一樣,我之前寫的關于“公正”的一系列反思文章,評論區總是會有讀者表達讀完后產生“自我反省”的評論。

其實很多問題,在“我們”和“他們”的身上都存在,人與人的差異比我們想象的要小。例如“道德激情”,例如“公正算計”,例如“對攻擊和傷害的渴望”,難以遏制的“陰陽怪氣和諷刺”,以及“輕易的絕望”,如果你認為上述五項你都已經跨越,那么也許還會遇到“對自己真誠”的問題。

越是針鋒相對的人,很多時候越是類似。提及這種說法,并不是想磨滅一切人與人的差異,好像我們所有人突然變得一樣糟糕了,也必須要說,不同網民群體之間的素養水平也真的是參差不齊。

“我們”與“他們”,也許是五十步與百步的區別,但哲學教授陳嘉映給過一個重要的啟發,問題關鍵的區別,就是這五十步與百步的區別。

02.

從“他們”中衍生的“叢林社會”誘惑

先說明為什么是五十步和百步,他們的相似之處,再說明他們的區別。越來越容不得不同意見的我們 到底怎么了? 共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 上一篇:廣州地鐵一站點因暴雨進水 乘客已安全疏散
  • 下一篇:派出所查車罰款創收?河北贊皇2名警察和14名輔警被刑拘
  •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