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會比賽輸了,我難過極了,心里別別扭扭一直到晚上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1-07-29 13:28

上一回去體育場看足球是二十多年前了,那時腿還未殘。去之前心里忐忑,怕人家不讓輪椅進,倒去平白葬送一個快樂的晚上。這擔心是多余了,守門人把我看了一會兒,便親自為我開道。朋友們抬轎似的抬我上樓梯時,一群年輕球迷竟沖我鼓掌,喊:“行嘿哥們兒,有您這樣兒的,咱中國隊非贏不可!”

——作家 史鐵生

01

“我是個全能體育迷”

也許是因為人缺了什么就更喜歡什么吧,我的兩條腿一動不能動,卻是個體育迷。我不光喜歡看足球、籃球以及各種球類比賽,也喜歡看田徑、游泳、拳擊、滑冰、滑雪、自行車和汽車比賽,總之我是個全能體育迷。

當然都是從電視里看,體育場館門前都有很高的臺階,我上不去。如果這一天電視里有精彩的體育節目,好了,我早晨一睜眼就覺得像過節一般,一天當中無論干什么心里都想著它,一分一秒都過得愉快。有時我也怕很多重大比賽集中在一天或幾天,那樣我會把其他要緊的事都耽誤掉。

其實我是第二喜歡足球,第三喜歡文學,第一喜歡田徑。我能說出所有田徑項目的世界紀錄是多少,是由誰保持的,保持的時間長還是短。譬如說男子跳遠紀錄是由比蒙保持的,二十年了還沒有人能破;不過這事不大公平,比蒙是在地處高原的墨西哥城跳出這八米九零的,而劉易斯在平原跳出的八米七二事實上比前者還要偉大,但卻不能算世界紀錄。

這些紀錄是我順便記住的,田徑運動的魅力不在于紀錄,人反正是干不過上帝;但人的力量、意志和優美卻能從那奔跑與跳躍中得以充分展現,這才是它的魅力所在。它比任何舞蹈都好看,任何舞蹈跟它比起來都顯得矯揉造作甚至故弄玄虛。也許是我見過的舞蹈太少了。而你看劉易斯或者摩西跑起來,你會覺得他們是從人的原始中跑來,跑向無休止的人的未來,全身如風似水般滾動的肌膚就是最自然的舞蹈和最自由的歌。

我最喜歡并且羨慕的人就是劉易斯。他身高一米八八,肩寬腿長,像一頭黑色的獵豹,隨便一跑就是十秒以內,隨便一跳就在八米開外,而且在最重要的比賽中他的動作也是那么舒展、輕捷、富于韻律;絕不像流行歌星們的唱歌,唱到最后總讓人懷疑這到底是要干什么。

不怕讀者諸君笑話,我常暗自祈禱上蒼,假若人真能有來世,我不要求別的,只要求有劉易斯那樣一副身體就好。我還設想,那時的人又會普遍比現在高了,因此我至少要有一米九以上的身材;那時的百米速度也會普遍比現在快,所以我不能只跑九秒九幾。

作小說的人多是白日夢患者。好在這白日夢并不令我沮喪,我是因為現實的這個史鐵生太令人沮喪,才想出這法子來給他寬慰與向往。我對劉易斯的喜愛和崇拜與日俱增。相信他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我想若是有什么辦法能使我變成他,我肯定不惜一切代價;如果我來世能有那樣一個健美的軀體,今生這一身殘病的折磨也就得了足夠的報償。

奧運會上,約翰遜戰勝劉易斯的那個中午我難過極了,心里別別扭扭別別扭扭的一直到晚上,夜里也沒睡好覺。眼前老翻騰著中午的場面:所有的人都在向約翰遜歡呼,所有的旗幟和鮮花都向約翰遜揮舞,浪潮般的記者們簇擁著約翰遜走出比賽場,而劉易斯被冷落在一旁。劉易斯當時那茫然若失的目光就像個可憐的孩子,讓我一陣陣心疼。一連幾天我都悶悶不樂,總想著劉易斯此刻會怎樣痛苦,不愿意再看電視里重播那個中午的比賽,不愿意聽別人談論這件事,甚至替劉易斯嫉妒著約翰遜,在心里找很多理由向自己說明還是劉易斯最棒;自然這全無濟于事,我竟然比劉易斯還敗得慘,還迷失得深重。

這豈不是怪事么?在外人看來這豈不是發精神病么?我慢慢去想其中的原因。是因為一個美的偶像被打碎了么?如果僅僅是這樣,我完全可以惋惜一陣再去豎立起約翰遜嘛,約翰遜的雄姿并不比劉易斯遜色。是因為我這人太戀舊骨子里太保守嗎?可是我非常明白,后來者居上是最應該慶祝的事。或者是劉易斯沒跑好讓我遺憾?可是九秒九二是他最好的成績。到底為什么呢?奧運會比賽輸了,我難過極了,心里別別扭扭一直到晚上 共4頁: 上一頁1234下一頁

  • 上一篇:再高冷的藝術,也有一顆平常心
  • 下一篇:一個好短篇,勝過十部爛長篇
  •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