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無臉男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1-07-28 08:24

電影制作人、漫畫家鈴木敏夫常常出現在吉卜力工作室的紀錄片中。雖然并不直接參與動畫制作,但他在影片宣傳上也功不可沒。

在為宮崎駿電影做宣傳的過程中,鈴木始終希望找到最切中每部影片主題的那一點。比如在大家都把《千與千尋》當作千尋和小白的愛情故事時,他將注意力轉到了“無臉男”,認為代表人類內心陰暗面的它才代表著當代電影。

本文節選自《吉卜力的伙伴們:我是這樣賣宮崎駿、高畑勛電影的》第1章及第4章。

雖然偶爾會消沉,但我依然很快樂

《魔女宅急便》(1989年,宮崎駿導演)從成立階段就是由大和運輸公司投資的企劃案。廣告代理商的相關人士盯上了角野榮子女士創作的兒童文學作品《魔女宅急便》,想出了跟大和運輸合作的點子,并帶著這個企劃案來找吉卜力。

制作開啟之初,宅急便的都筑干彥董事長帶著一眾干部來到吉卜力與主創會面。那時候宮先生當眾做了如下的宣言:

“雖然名字中有宅急便,但我沒打算做成大和運輸的員工培訓電影。”

電影《魔女宅急便》劇照

雖然建立了商業合作的關系,但是宮先生并不想做宣傳宅急便工作的電影。最低限度,也要做成供普通觀眾觀看的娛樂電影。跟高畑先生一樣,宮先生也對商業主義介入電影保持著警惕性。

不過,都筑董事長是個大度的人,他接受了宮先生的想法。其實都筑董事長是“日本喜劇之王”榎木健一的外甥,這層關系讓他成為一個非常理解電影人的人。也正因為如此,我們才沒有受到內容上的制約,順利地進入制作階段。

當初我對這個合作并沒有抱很大的期望,認為大和運輸只要在電視廣告中使用《魔女宅急便》的影像,就算是不錯的宣傳了——僅此而已。但發行公司東映可不這么認為,他們覺得既然要宣傳,不如通過大和運輸全國8000個營業點銷售預售票。

但是,大和運輸并不打算這么做。于是我就被東映的負責人原田宗親叫了過去,他沖我發了一通脾氣:“這跟當初的約定不一樣啊!這樣你們之間的合作到底有什么意義?”也許是太焦慮了吧,原田先生口不擇言地說了一句:“宮崎先生也快江郎才盡了吧?”

電影《龍貓》劇照

我聽到后大吃一驚,問他何出此言。他說這不是明擺著么,從《風之谷》到《天空之城》,再到《龍貓》,票房成績一直在下滑。

雖然聽著讓人火大,但這就是殘酷的現實。從分賬收入來看,《風之谷》是7.4億日元,《天空之城》是5.8億日元,《龍貓》和《螢火蟲之墓》兩部加起來才5.9億日元。原田先生說的情況,其他的票務相關人士也都看在眼里。我當時受到很大的打擊。一直以來,我都很享受制作電影的樂趣。

但是原田的話讓我意識到:電影要成功,內容與票房數字是不可分割的。現在想來這是再正常不過的事了。從那時起,我就開始以電影賣座為目標,全力以赴地進行宣傳。

因為《魔女宅急便》的發行公司又換回到東映,于是德先生再次粉墨登場。雖然有MAJOR協助宣傳真的幫了我大忙,但隨著逐漸深入了解電影宣傳工作,我越發覺得德先生的套路有點過時了。

德先生的廣告文案有以下幾個特征:首先,他非常喜歡用“愛與感動”!一有點風吹草動就將這個短語往上套。還有“十年一度的杰作”“蟄伏數十年的構想”“宏偉壯大的場面”等常用的套路。某部電影,他在廣告詞上用了“相當于四部超級大片的精彩程度”這樣的語句。我覺得奇怪,問他為什么要用“四部”?德先生得意地說:“一般這種情況都會說三部大片,我再加一部,不是顯得這部電影更精彩嗎?”

電影《魔女宅急便》劇照

他就是這種人。所以即使到了《魔女宅急便》,德先生抓到的重點依然是“可愛的魔女在空中活躍的故事”。

表面上看,這的確是一部以魔女為主人公的奇幻電影,但德先生抓的重點完全偏離了我和宮先生討論出來的主題。每個人心中,都住著一個無臉男 共5頁: 上一頁12345下一頁

  • 上一篇:當一個農村女孩,在雨中跳起廣場舞
  • 下一篇:《流俗地》:盲女奇遇記
  •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