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肅馬拉松慘劇救援者:精英跑者全部殞沒 組織方賽前檢查業余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1-05-24 00:21

一場馬拉松賽,21名選手不幸喪生,震驚輿論。

5月23日上午10時許,隨著最后一名失聯者被找到,甘肅省黃河石林山地馬拉松百公里越野賽事故遇難者上升至21人。比賽遭遇低溫、狂風、冰雹、暴雨等一系列極端天氣,折損了梁晶、黃關軍、曹朋飛等多名國內越野跑的頂尖選手。

在當天官方舉行的新聞發布會上,甘肅省白銀市委副書記、市長張旭晨介紹,突發"災難性天氣"發生在5月22日的中午,位置大約在賽道的20公里至31公里處;事發時,短時間內出現了凍雨、冰雹、強風等惡劣天氣,氣溫也急劇降低。

張旭晨鞠躬致歉。他說:“作為賽事主辦方,我們深感內疚和自責,并對遇難人員表示沉痛哀悼,對遇難者家屬和受傷人員表示深切慰問。”

新華社評論《新華熱評:一場慘劇,聲聲警鐘!》就指出,這場慘劇到底是天災還是人禍,不斷引發社會的關注和追問:如此大規模的賽事,且非首屆舉辦,天氣預報為何未能發揮預警作用?極端天氣突發時,舉辦方叫停比賽是否及時?在應對極端天氣問題上,賽事組織方有無應急預案、預案是否有效執行?這場賽事中不少參賽者來自低海拔地區,賽前有沒有做相關的健康檢測和適應性訓練?還有,運營賽事的企業是否資質完備?

目前,甘肅已成立事件調查組,對這起公共安全事件進行進一步深入調查,諸多疑問有待進一步解開。

而在今天,深圳衛視直新聞獨家采訪了參與救援的跑友小山(化名),正是他所在的救援隊發現了梁晶的遺體。回憶事故發生和救援的過程,小山多次嘆氣并婉拒回憶更多細節。他也對這次事件提出了質疑。

以下文字根據小山口述整理。

很慘,沒辦法及時救援

“事件的報道你們都已經看了,基本上那樣子就是很慘。”小山在回憶救援過程時難掩嘆息,“當時一共有兩波救援隊,一波救援隊是從前面往后搜索,我們是從后面往前搜索的。”

黃河石林賽道最難的部分是從CP2(即第二打卡點)到CP3,兩打卡點間相隔8公里,全部是爬坡路段,石頭與砂土混合路況,很多地方非常陡峭。

“(比賽時)突然天氣就變了,人很快就失溫了。失溫的話,可能在15分鐘到半個小時左右,不能及時去救援的話,基本上就很危險了。”小山說,在山頂的時候,溫度就是兩三度,伴隨著四到五級的大風,他形容,吹在人身上跟刀子一樣。

小山解釋說,失溫的狀態下沒有辦法拿個人能力的高低去衡量,“因為自己沒有辦法去調節溫度,能力再強也沒有辦法自主去控制。我也知道遇難了很多精英跑者,跑得慢的反而全部都生還了,精英跑者全部都殞沒在賽道里面了”。

“不是說組委會不去救人,而是沒辦法去及時去救援。因為CP2到CP3是一路爬升,車子壓根就沒辦法上去,你只能是人工去搜救,而且當時人工救援的難度也相當大。”小山做了一個對比,“比如咱們平常負重去救援的話,一小時咱們走慢一點大概10分鐘,但是你爬行一公里的話可能就得半個小時,救援難度很大。”

小山說自己跟梁晶交集不多,但梁晶是圈內知名的“梁神”。他沒有透露過多發現梁晶時的細節,“他的遺體是我們找到的,他的情況我們就不說了,對逝者也是一個尊重吧”。

天氣多變,賽前檢查“業余”

“我們這邊天氣真的沒有辦法預判。現在晴空萬里,可能一個小時之后就刮風下雨、下冰雹都有可能的。”小山描述當地氣候時說,“我們這個地方就是特別神奇,因為我們這個地方天氣因素特別不穩定。大部分時候不提前預警,因為你沒辦法去控制。即使天氣預報說明天五到六級的大風,在海拔2700米的山上,那個風刮的雨就是冰碴子、冰刀。”

“說夸張點的話,瞬間可以把人凍住的。”他形容。

小山參加過前幾屆的比賽,他介紹說CP3是在山頂,賽前的話組委會就告訴參賽者CP3沒有任何補充點,只有打卡點。“沒有補給點,因為在山頂的話所有的補給都是運不上去的,是這么個事情。”小山解釋說。甘肅馬拉松慘劇救援者:精英跑者全部殞沒 組織方賽前檢查業余 共2頁: 上一頁12下一頁

  • 上一篇:新華述評:禾下乘涼夢 一夢逐一生——懷念袁隆平
  • 下一篇:肖遠企五道口發言探討金融結構、業務邊界、低利率等五大熱點
  •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