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述評:禾下乘涼夢 一夢逐一生——懷念袁隆平

來源:網絡 更新日期:2021-05-23 23:51

新華社長沙5月23日電 題:禾下乘涼夢 一夢逐一生——懷念袁隆平

新華社記者袁汝婷、劉良恒、周勉

5月22日,一位91歲的老人走了。

湖南長沙,中南大學湘雅醫院門診樓前,三捧青翠的稻束靜靜矗立。不知是誰,采下老人畢生為之奮斗的夢,向他祭獻。

靈車過處,人們夾道相送;

汽笛聲聲,祝他一路走好。

一顆稻種,填得滿天下糧倉。

千言萬語,道不盡一生故事。

他以祖國和人民需要為己任,以奉獻祖國和人民為目標,一輩子躬耕田野,腳踏實地把科技論文寫在祖國大地。

老百姓把袁隆平刻進自己心里。

 (一)君似雁隨陽,為民謀稻粱

袁隆平逝世后,人們悼念的文辭中有這樣一個熱詞——國士。何為國士?謂其“才德蓋一國”,抑或“一國勇力之士”?用在袁老身上恐怕都不能概其全貌。因為還有對人民、家國、民族的責任和愛。

2019年9月17日,袁隆平被授予“共和國勛章”。當天,他還在試驗田里查看雜交水稻生長情況。行動不便后,湖南省農科院在他的住宅旁辟出一塊試驗田,他在家里就能看見水稻。

當雙腳無法再踏入稻田中,他的心,仍時刻扎在廣袤田野里。

是什么讓他對稻田如此眷戀?

“一條大河波浪寬,風吹稻花香兩岸……”1956年上映的電影《上甘嶺》中,年輕的志愿軍戰士在異國他鄉的坑道里,唱起《我的祖國》。

稻浪飄香,承載著人們對家鄉的思戀,對溫暖的念想,對和平的向往。

那一年,26歲的袁隆平開始了農學試驗。不久后,他的研究從紅薯育種轉向水稻育種。這一轉身,改變了他的一生,也影響著中國乃至世界的生存境遇。

一部中華民族史,就是一部同饑餓斗爭的歷史。挨餓,曾是最深最痛的民族記憶。新中國成立前,少年袁隆平,因路遇餓殍,而立志學農。

“讓所有人遠離饑餓”,一個當時看來遙不可及的夢,讓袁隆平開始了長達半個多世紀的追逐。

“作為新中國培育出來的第一代學農大學生,我下定決心要解決糧食增產問題,不讓老百姓挨餓。”1953年,從西南農學院遺傳育種專業畢業后,袁隆平立下誓言。蓬勃向上的新中國給袁隆平提供了踐行農業報國誓言的廣闊舞臺。日益強盛的祖國就是他躬耕科研的沃土。1984年,湖南省雜交水稻研究中心成立,“國家下撥的第一筆經費就高達500萬元。”袁隆平回憶,中心因此迅速建起了溫室和氣候室,配置了200多臺儀器。

回望袁老一生,宏愿并非一時頭腦發熱,而是一代中國知識分子對家國命運的情懷和擔當。

這是一條艱辛求索的路。質疑、失敗、挫折,如家常便飯;誤解、反對、詆毀,曾如影隨形。

他默不作聲,背上臘肉,轉乘幾日火車,去云南、海南、廣東,重復一場又一場試驗。

為稻種追尋溫度與陽光,就像候鳥追著太陽!

糧穩,則天下安。水稻種植是應用科學。對科學家袁隆平而言,國家和人民的需求至高無上——技術手段不斷更迭,但所有工作的出發點始終是豐收。

近年,雜交水稻年種植面積超過2.4億畝,年增產水稻約250萬噸。中國以無可辯駁的事實向世界證明,我們完全可以靠自己養活14億人民。

“國士在,且厚,不可當也。”

(二)“我是洞庭湖的麻雀,更要做太平洋的海鷗。”

5月22日下午,靈車緩緩駛出醫院。長沙寬闊的主干道上,許多車停下來鳴笛致意,人們涌上街頭,齊聲呼喊:“袁老,一路走好!”

此時此刻,聯合國糧農組織總干事屈冬玉在網絡上寫下:“一生修道雜交稻,萬家食糧中國糧。我敬愛的大師千古!”

反饑餓,不僅是中國人的斗爭,也是全世界人民的斗爭。世界糧食計劃署最新發布的《2021年全球糧食危機報告》顯示,2020年在55個國家/地區內至少有1.55億人陷入“危機”級別或更為嚴重的突發糧食不安全狀況。

面對全球糧食危機,我們無法置身事外,不能無動于衷。

海外人士說,這位老人研究的,是根除饑餓的“東方魔稻”。

如今,“東方魔稻”,在全球40余個國家種植超過800萬公頃。

2010年,時任世界糧食計劃署執行總干事喬塞特·希蘭寫道:人們問我為什么如此有信心可以在我們這一代消除饑餓,中國就是我的回答。

2017年2月,《自然·植物》雜志發文認為,中國的水稻生物學、遺傳學和群體基因組學研究引領世界水稻乃至作物科學研究。

一位科研工作者,為何有超越國界的魅力、領先世界的技藝?新華述評:禾下乘涼夢 一夢逐一生——懷念袁隆平 共3頁: 上一頁123下一頁

  • 上一篇:江西知名房地產商被殺:嫌兇作案后自殺 曾網上實名舉報
  • 下一篇:甘肅馬拉松慘劇救援者:精英跑者全部殞沒 組織方賽前檢查業余
  • 国产福利一区二区久久